新闻活动
News activity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活动 返回列表
ATA公司董事长兼CEO马肖风先生受邀出席腾讯网巅峰对话
时间:2010-02-05浏览:2248次作者:http://来源:


  2010128ATA公司董事长兼CEO马肖风先生受邀出席了腾讯网主办的回响中国-腾讯网教育年度总评榜系列活动之人才培养和市场需求如何统一巅峰对话。


  当前,我国高校和各类学校培养的人才与企业需求脱节,这是讨论已久的话题,一方面,各类学校培养出了大量的学生,另一方面,用人的企业却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是学生素质不过硬,还是学校师资质量有问题?是学校培养目标不准确,还是企业用人急功近利?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何在?矛盾又该如何解决?围绕人才培养和市场需求如何统一的主题,ATA公司董事长兼CEO马肖风先生与安博教育集团总裁黄劲女士、学而思教育集团总裁曹允东先生,以及嘉宾主持人《新前程》杂志资深编辑李乐天先生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并结合各自企业的情况发表了看法。

  在谈及当前教育与企业需求之间存在的矛盾时,马总表示:教育有教育的特点,企业本身也是很复杂,有各种类型的企业,有大企业,有小企业,行业分布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夸大这些之间的鸿沟,它是不一样的两件事情。马总认为:教育的本质,当然是培养人,让人更好的适应社会,其实能力的培养,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基本能力的培养,一个是技能的培养。

  作为中国最大的专业考试服务供应商,ATA公司一直致力于为中国人才的培养、教育机构的创新发展以及广大企业人才的测评、选拔提供服务,马总表示:我们现在试图做一些事情是让企业把他自己的用人需求能够清晰的告诉给求职者,或者是告诉给社会,这样的话,就便于教育机构或者是求职者个人来做一些调整。马总也希望通过ATA公司的不懈努力,未来可以实现无论是企业的HR延伸到教育还是教育的人员能够直接定制为企业服务的目标,促进我国教育机构与企业之间的紧密联系,提高企业选人与学生就业的效率,促进我国教育与企业的良性发展与和谐共赢。

马总发言摘录:
  马肖风:各位朋友,大家好!

  马肖风:我同意黄总和曹总的说法,因为我觉得都是两个不一样的行业,教育有教育的特点,企业本身也是很复杂,有各种类型的企业,有大企业,有小企业,行业分布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老是夸大这些之间的鸿沟,它是不一样的两件事情。

  教育的本质来说,当然是培养人,让人更好的适应社会,其实能力的培养,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基本能力的培养,一个是他的技能的培养。而从基本能力的培养来说,包括他的学习的能力,他的价值观,很多为人处事的这种方法,我觉得都是在企业选择的很重要的考虑的方面。

  另外一些行业确实是需要技能的,比如说会计,你要是不会做帐,你的学习能力再强,企业也不能把他应用。另外大企业可能需要一些有潜力的人,他对你的技能的要求可能会弱一些,有些企业可能是你来了,我该让你干活儿,我没有培养你的义务,大企业可能是会培养自己的人才。按照自己的教育的规律去做,这样培养出来的人一定是符合社会需求的,过于急功近利的教育的话,其实是可能在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可能就不好。

  而今天我们出现这个问题,可能就是过去我们十年或者是二十年前急功近利教育的一个后果,导致了这些人我学会计,只会做会计,你让他做别的,他根本就没有后续学习的能力,这都不是企业需要的人才。

  我想,从企业和教育这两个方面来讲,这种鸿沟也是一个很有利于学校,也有利于企业的事情,只是说我们就业市场完全是一个买方市场,所以学生的压力就会很大,假如说再过几年,就业的状况改变了,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另外我们不能只怪教育部门培养出来的人不符合企业的需求,因为他站在买方市场的角度,永远是指责教育机构,其实我们的企业,我们很少有一个比例的企业能够非常清晰的告诉大家,我要什么样的人,其实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标准,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的人,他对用人标准的时候也很模糊的。另外,我们的行业也没有整理出来,比如说我们跟日本、德国这样的行业协会很强大,技工训练很好的国家的教育体制比的话,我们企业端根本整理不清楚他自己很清晰的需求。所以也没有人来帮他们做。

  所以ATA,我们因为是做考试出身的,我们现在试图想做一些事情是让企业把他自己的用人需求能够清晰的告诉给求职者,或者是告诉给社会,这样的话,就便于教育机构或者是求职者个人来做一些调整。但是我想强调的基本的教育的能力的培养,我觉得还是不应该受就业市场,即使是这么很严峻的一个状况的影响。把所有的人都培养成很专业的人,我觉得还是应该通才一点会更好一些,对国家的后劲可能会更好一些。

  马肖风:其实我从ATA的角度来说,我们是一家考试服务的机构,我们在过去十年为中国的各个行业考试做服务的过程当中,我们其实了解到企业也有很多这样的考试服务的需求。

  我接着刚才的话题,因为企业其实并不知道它要什么,但是它在招人的时候,他在考试的时候就迫使他想清楚了,我到底要招什么样的人,现在我们就搭建了一个平台,我们觉得企业是千差万别的,我们并不是标准的提供者,我们希望每一个企业是他自己要求用人的标准的提供者,我们觉得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我们选材的平台,能够把他自己的企业里边的每一个岗位能力能够通过考核再得出结论,描述清楚以后,然后把这个描述清楚以后的岗位描述提供给应聘者的时候,这样的话,对企业来说,他就能够招到非常合适的人。同时这些求职者也很有目的的来找这样的工作。

  通过这样的平台能够把信息的不对称能够尽量消除掉,这是第一个目的。

  第二个目的,我们也希望通过越来越多的企业来用它,通过统计的规律我们就能够告诉社会,我们可以出就业白皮书,告诉他在这个平台上有几十万的岗位,去年招了几百万的人,每一个岗位在不同的行业里头,它大致的需求是什么样的。因为比如说一个前台,可能黄总要招的前台要求和我这儿要招的前台要求就不一样。

  然后统计的时候就会知道,大致抽象出一些基本的要求,再有一些特殊的技能。这样求职者也好,还有像安博这样的教育机构也好,包括我们现在的大学也好,他们会获得更一手的,更准确的数据来修正他培养的方向,或者是制定出职业教学的计划来,满足这些企业的需求。

  我们现在在做这样的一件事情,但是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确实觉得这个企业是千差万别的,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们帮四大来做考试服务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他们一定会考会计知识的,他考的是岗位匹配度,你这个人是不是对数字敏感或者是对数字是有兴趣的。他一个位置基本上有1000个人申请,他招1000个位子好几万名报名,他不考会计,不是说从会计来挑,因为像他们四大这样的机构,他们是招来合适的人员自己开培训班,当然也是因为社会没有这样的机构。假如说更多安博这样的机构直接给四大提供人才的时候,也省了企业的费用。

  我刚才想讲的意思是,他强调的像四大这样的大企业,他有自己的经费可以用,他强调的并不是专业技能,他强调的是学习的能力和他个人过去的素质跟他要做的工作是不是匹配。我们现在用一种SHL很有名的岗位匹配度的测试,比如说我永远做不了会计,我对数字实在是太不敏感了,而且一点兴趣没有,一看报表就头疼的人。即使我有学习能力,可能我也不适合做这个工作。这个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平台能够让每一个企业来大量的使用,通过这种大量的使用能够得出统计的规律来,然后给社会贡献出就业白皮书,培训指引,这是公益性的。

  就像淘宝网一样出CPI指数可能要比国家劳动部出的数据还要准确,因为每一个数据都是有来源的,我们可以分析它们。这样的话我们想通过我们企业的努力能不能消除所谓的鸿沟,这是我们要做的一个事情。

  马肖风:我的愿望是以后每一个学生一上网就能够非常清晰的了解到,看到每一个企业招人的需求,也能够很清晰的判断他自己适合在哪一个。这样他投出去的十份简历的命中率会很高,而不是像现在写100封求职信石沉大海,我觉得这是因为信息的不对称造成的。

  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搭建这样的平台,能够在学生和企业之间让他们互相之间匹配,能够自动找。而不像现在的人力资源公司,有一千个人报名,以前是个人的简历收集起来没有这个信息,所以诞生了我们那么多人力资源的公司。今天一个岗位,黄总要招一个人,一定有2000封的求职信,等于变成是垃圾邮件了,耗费了他们人力资源部的大量的人力、物力,最后还是挑不到合适的人,这些问题是我们今天存在的人。ATA作为一个考试评价的公司我们怎么样搭一个平台能够让求职者或者是自己能够互相在这上面找到人,而不是单向的职位的发布和单向的求职的需求,能够在我这个平台上互动,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件事情。


  马肖风:我从我做的事情来讲,黄总已经讲了,实际上我们也是想做这样的一件事情,但是ATA强调的是,我们不是教育本身,我们是一个工具,我们希望成为个人的一个工具,成为教育机构的工具,也成为用人单位的工具。无论是企业的HR延伸到教育还是教育的人员能够直接定制为企业服务,这里面只要消除了信息不对称,效率一定会提高。我们有那么多的浪费,无论是在招聘工作上浪费,还是教学资源上的浪费,都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我们通过ATA这样一个工具能够消除信息不对称方面做一些努力的话,能够使得我们两边就业和教育方面的效率能够提高,我自己就觉得心满意足了。我希望黄总,曹总,多给我们一些机会,使用我们的工具,对他们的教育结果能够做一些测量。这些被测量的数据能够更好的被用人单位使用,或者是反过来去调整自己的教学方案,提高自己的教学效果,让每一个个体的学习者同样花这些钱,花这点时间能够产生更好的结果,对个人来说。这是我们要实现的。

CopyrightATA 1999-2021.Rights Reserved. 隐私政策